Top
Something always brings me back to you. It never takes too long. 答應我!妳會陪我走到最後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

曾經我佇立在海的中央,試想著海的另一頭的世界有多大,心裡的澎湃難以言喻。「 未來就像這片海一樣無垠無涯吧!」我喃喃自語著,一股暖流從心底不斷湧上來,直到溢出了眼眶。

一轉眼,好幾年過去了,我在職場打滾什麼爛人沒少見過,澎湃的未來卻一直不見蹤影。去年我把工作辭了,一個人用幾年存下的積蓄計畫了環歐90天的旅行計畫,就在我出發前,我爸媽的財務問題邁入最高峰,這筆夢想資金硬生生被借走了1/3,說是不借就要被房東趕出去了,然而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我從小到大搬家無數次,我家的財務狀況一直反覆無常,有遇過黑道來討債的,有被挖過小豬撲滿的,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高中的時候,有人來看家裡看房,直接打開我房間的門,我當時坐在書桌前,我就知道唸這破書一點用都沒有,有錢的人就算愚蠢至極,他們還是可以奪走屬於你的所有東西

到歐洲之後的每一天,我都反覆做著一樣的惡夢,夢裡的天空烏鴉鴉的,我拖著尚未整理好的行李箱,衣服散落,在迷宮般的家鄉巷口,著急地徘徊,因為我就要趕不上飛往歐洲的班機了。很多人都誤會我了,他們以為我是大小姐,但其實我是那個肩上頂著三盅燒騰騰的佛跳牆在喜宴廳打工的少女,打翻了餐點在地上用抹布清理乾淨的工讀生,每天在咖啡廳工作收店到12點再一個人騎著機車回宿舍的大學生,暑假快到就要開始找暑期的打工,我沒時間參加什麼社團,只要銀行帳戶裡的金額低於一定的數字,我就會開始恐慌症發作喘不過氣

大學畢業之後我沒參加學校的畢業旅行,我整整四年的打工存下了一筆錢,給自己一年到澳洲打工度假,我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能耐。到澳洲之後,我白天到咖啡廳工作,晚上再無縫接軌去餐廳上班,記得剛去餐廳工作的時候,有好多食材單字都不會,硬著頭皮上結果點錯了好幾回,某天被老闆娘質問到底會不會英文,那晚沒賺到錢還被趕了出來,一個人哭著坐公車回sharehouse了。為了守住這份工作,哭完我就開始研讀所有食材的單字,最後離開澳洲時,老闆娘哭了,她說:「妳真的是個很認真生活的女孩!”和”真」大哭抱著她的我,被她的粵語中文逗得一會笑一會哭

「來吧!說說爸爸這次的債。」前幾天我正式與我妹坐下來,把爸爸的債務理出一點頭緒,我知道他一直有債務,所以我妹不管說出怎樣的金額我一點都不會意外「這樣算下來大概快3000吧!」「嗯。」那接下來打算怎麼辦?我們說談中有說還有笑,這樣鎮定的模樣讓彼得很吃驚。時間推回十年前,我永遠記得那天晚上,我跟JC妹第一次討論到爸爸債務的問題,那年我剛上大學,我妹剛進高中,想到我們連社會都還沒出,就負債累累,這輩子大概是沒有什麼希望了,兩個人一邊走一邊哭著,從那時候我就知道,這輩子想要做什麼就只能靠自己了!

做部落客的這一年我時常覺得自己應該是個藝術家,怎麼會走上了行銷這條路?想想大概跟我從小的生長環境有關係吧!每天都活在經濟恐慌的孩子還能有什麼選擇,書念得好就好好念,以後好找個有錢賺的工作,當這種概念深根柢固,你會忘記什麼是喜歡,你會試圖找個更有保障的未來,而不是你真正喜歡的領域。我每次看到身邊的設計師朋友的work我都有說不盡的羨慕,想著自己如果也在沒有經濟壓迫下的環境長大,我是不是也可以像她們一樣,專研在自己真心喜歡的領域,沒有後顧之憂的去更好的環境求學

「這些該死的錢到底要糾纏我多久!」

負面的時候我也會想,如果我就這樣睡去,再也不醒來似乎還不錯,我很認真的思考過這個選項。然而,我還是這樣日復一日的活了。人們說:「當世界關上了一扇門,就會為你開另一扇窗。」我也不知道我的情況適不適用,也可能是我從小看得人多了,在職場工作的這幾年,整體還算順利,收入也頗優。但相同的問題還是困擾著我,這工作的意義到底是什麼?我想創造屬於我自己的東西啊!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?一切還是回到最初的起點:錢

我敢說,開啟了部落客職涯這條路絕對是我人生中做過最「對」的決定。即使這份工作一年來總是伴隨著很多的壓力,至少我終於在創造點什麼屬於我的東西,利用我這一路所學,也許還很資淺,也有人的不看好,也有人喜歡,也有人認同。我想謝謝這一路上幫助我很多的貴人們,因為我從不認為人就應該互相幫忙,沒有人生來就要幫你、教你、要對你好,就連家人都沒有義務要絕對的幫助你

我不知道我自己還能走多久,我也不知道這篇文章該不該發,只是寫了這一年正職的部落格文章,今天真的好想寫一點屬於我的什麼。

I live here on my knees as I try to make you see, but you see only yourself.

post a comment